拜腾汽车宣布暂停中国区业务 暂停周期6个月

若安丶 · 2020-07-02 14:35:02 ·出行

昨日,拜腾汽车暂停在中国的业务,并在海外申请破产,此次暂停的周期为6个月。

昨日,拜腾汽车暂停在中国的业务,并在海外申请破产,此次暂停的周期为6个月。

在6月29日举行的拜腾汽车中国区全体员工电话沟通会“All Hands Meeting”上,CEO戴雷表示,拜腾汽车在中国区留岗值守员工留下大约不到100人,生产和研发占50%,拜腾在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则分别保留10余人。

拜腾的停摆令人唏嘘,因其4年前诞生之时拥有强大的人才团队、多家明星资本撑腰,曾被认为“未来可期”。就在1个多月前,拜腾汽车刚从一汽华利方面拿到生产资质,紧接着就被“催款”“欠薪”“断电”等负面消息围绕。

对于当前的困境和未来的安排,拜腾汽车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新冠肺炎疫情给拜腾的融资和生产经营带来了巨大挑战。经过股东和管理层慎重考虑和共同商议,决定自7月1日起启动全员降本以全力推进公司战略重组的方案。同时公司高度重视欠薪问题,一直在积极筹措资金,以期尽快妥善解决该问题。

根据工信部2017年发布的规定,拜腾汽车若在拿到生产资质后12个月及以上未能进行产品生产,那么很可能会被列入特别公示名单。由此看来,留给拜腾的时间已不足10个月。

image.png

图说:早在6月中旬,记者走访时就发现,位于南京市栖霞区的拜腾工厂内各车间大门紧闭,仅剩三四名安保守门。摄影/刘媛媛

资金困局

如若C轮融资到位,此时的拜腾首款车型M-Byte SUV应该已经实现交付。遗憾的是,新冠肺炎疫情让本就滑坡的汽车市场雪上加霜,C轮融资迟迟未能落地,叠加一汽华利的巨额“账单”因素,拜腾汽车在苦苦支撑后跌倒。

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汽车成立于2017年9月,自成立以来共进行了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在融资方面,拜腾汽车起初还很顺利,先是获得南京国资、苏宁投资的青睐,2018年又“傍”上了一汽集团和宁德时代,拜腾造车圆梦似乎不难。

然而,C轮融资却一波三折。从2018年10月首次放出C轮融资消息到现在,拜腾汽车方面曾多次表示,正在进行C轮融资或融资即将结束,并且透露过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等,但“即将完成”的这笔融资始终未能到位。

为何会陷入如此困境?根据拜腾汽车方面的解释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给公司的融资和生产经营带来了巨大挑战。

不过,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认为,拜腾等造车新势力融资难的问题非常普遍,主要原因除了疫情外,还有风口已过。如果没有更出色的产品和营销模式,后期很难继续获得资本青睐。

一位拜腾汽车前员工也向记者表示,拜腾在错误的时间成立,赶上了资本寒冬。“如果能早成立一年,就有可能活下来。”

在资深汽车媒体人钟师看来,拜腾汽车以戴雷为首的几个外国创始人为主,虽然也有一些中方合作伙伴,但是融资能力显然比更懂国内互联网投资圈的本土创始人要差一些。

在得不到外界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拜腾汽车无奈开始了重组计划。6月29日晚,在全体员工会议后,网上流传的拜腾汽车员工内部邮件显示,公司将在7月10日前向员工发放此前拖欠的3月工资,其余几个月的欠薪将尽快分阶段发放。对于从6月30日起主动提出离职、并在7月3日前办完离职的员工,拜腾将全额支付其未付薪酬,但名额“有限”。

此举被戴雷称为公司战略重组方案。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不仅有诱导离职的嫌疑,同时也是以员工薪资补充C轮融资的表现。

对此,拜腾汽车方面向记者表示,公司高度重视欠薪问题。“日前,相关解决方案已向董事会汇报,我们正在和员工积极沟通具体安排,并会从7月起逐步安排发放未付薪资。”

image.png

生死一线

拜腾汽车方面强调,在未来6个月推动项目重组期间,拜腾将安排部分核心骨干继续维护公司基本运营,其余员工暂实行留职待岗方式。

这意味着,拜腾汽车还未放弃。不久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调,尽调已进入中段流程。不过,对于这一“绯闻”,双方均以“不知情”回应。

7月1日,另有媒体引述消息报道,国内自主品牌“领头羊”吉利汽车有意收购陷入困境的拜腾汽车,并曾做实地考察,但尚未最终决定。

消息人士透露,今年初,吉利曾有意入股蔚来汽车,双方几近敲定了3亿美元(约合23.4亿港元)的投资金额。但此后蔚来落户合肥市,吉利将目光转向了陷入困境的拜腾,因其有自建工厂和整车生产资质,而在整车设计上,拜腾的量产车型M-Byte也曾在各大展会上引起注意。吉利意在借助拜腾汽车在新能源网联汽车做全新部署。

不过随后,吉利控股集团方面回应媒体称:“不知道此事。”

值得注意的是,接下来拜腾汽车还要解决巨额欠款和南京工厂有可能被列入特别公示名单的问题。

根据工信部于5月22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33批)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准入信息清单的公示中,拜腾接棒一汽华利,拿下生产资质。拿到生产资质后仅10天,一汽夏利便前来讨要“资质费”,要求拜腾汽车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2.35亿元欠款,合计4.7亿元。

根据媒体报道,截至7月1日,一汽夏利方面称,并未收到拜腾的首期还款。而拜腾汽车方面也未能公布其还款进度。

另外,工信部2017年1月17日发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第二十三条明确指出:“对于停止生产新能源汽车产品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工业和信息化部予以特别公示。”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月,国内只有蔚来、理想、小鹏等8家造车新势力有新车卖出。目前距离拜腾被列入特别公示名单的时间不足10个月。

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看来,拜腾汽车现在面临着资金链断裂和产业链断裂的困境,同时也没有很好的商品面向市场。即使推出了产品,它未来的服务和维修可能都是问题。最后能否盈利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摩登4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